2013年09月26日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协同教学:优势与挑战

  • 发布日期:2013-09-20 16:41:17
  • 浏览次数:4

协同教学:优势与挑战

摘自《北京大学教学促进通讯》

 

近年来,协同教学已成为斯坦福大学课程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长期以来作为人文教育引进项目中一个完整的方面,协同教学现已在许多院系、科目和学科,以及从毕业设计到毕业论文中站稳了脚跟。协同教学法呈现出许多教学和智力方面的优势:它有助于创造一个互动的学习环境,能在学科内或学科间为老师们提供一种有益的模式化思维方式,能激发新的研究观点,并能建立起老师间的智力合作关系。尽管如此,为了充分体验协同教学的益处,老师必须调整其课程计划及课堂管理策略来配合协同教学。

曾一起参与过多门课程协同教学的Lanier Anderson教授(哲学)和Joshua Landy教授(法语和意大利语),在2005-2006冬季一个获奖教师颁奖晚会上对一些课程总结了他们经验。以下是他们以一个模拟“十诫”的形式给出的一些建议,其中包含了他们近期对协同教学研究的成果。

你可以同你的伙伴计划一切

协同教学与传统的、单一教授授课方式相比需要更多不同的准备,特别是有关组织方面的课程管理。广泛而详实的计划可以帮助老师们避免因分歧而降低教学任务,评分程序与教学策略的水平(Lettermanand Dugan, 2004; Wentworth and Davis, 2002)。同样,教学计划会议使老师们熟悉同事的教学内容,并有助于使课堂从一开始就成为一个团队努力的结果。据landy说,“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熟知课程的每一部分”。 而达成这一共识可能需要花费很多时间以及需要相互不断的妥协,最终这种额外的努力将带来一个非常成功的知识经验。在美国新奥尔良罗耀拉大学城市学院,作为一个协同教学团队的Cowan Ewell、和McConnell (1995)写道,“我们的教学计划会议成了跨学科间的交谈,并在随后去给学生授课。这些交谈涉及到我们协同教学的要点(par. 5)”。

你可以参加你同事的讲课

Landy说,“协同教学中一条最重要的规则是参与班级所有的课。从来不要错过一个同事的讲课”。 Andersonlandy应用一种有代表性的被称为交互式教学模式,使得该模式中协同教学小组的所有成员都参与所有课程。这种模式为不同科目和学科的整合提供了最佳机会。然而,当由于时间或预算限制使这一水平的交流不可行时,还有其它方式能够给予学生和老师关于协同教学课程的经验。比如,在一个轮流的模式中每次只有一个老师讲课,但其他老师轮流贯穿整个课堂,在自己的专业内紧紧围绕课堂主题授课。虽然轮流模式能够让学生从各个专业领域学习课程,但它也有不利之处-在一节课上迫使学生多次调整自己去适应不同老师的风格(Morlock, 1988)

在一个协同教学的模式中,每周通常开两到三次会,一次所有的教职员工参加,另外一次或两次则由多个系的教职员工参加。这种模式为老师协同教学提供了相互融合和相互影响的机会,也为单个老师提供了小班环境的授课方案(McDaniels and Colarulli, 1997, p. 32)。这是协同教学的核心优势之一,然而,这种模式会减少学生对同一论题听到多种见解的机会。

你可以参考你同事的观点

从教育的角度看,协同教学的目的是推动学生在他们学习的新领域达到更高的水平。因此,对老师极其重要的是把同事的观点融合到自己的教学中,以此来建立一体化进程的模型。常有学生被分派任务,要求他们把老师们上课的内容进行整合。而学生对老师传达了一个愿望–希望他们在教学实践中采用相同的授课方式(Minnis and John-Steiner, 2005) Andersonlandy通过整合他们不同的教学方式来取代各自的教学方法。通过尊重对方的观点–即使可能有分歧–他们能够保持学生的兴趣并使其积极参与到课堂中来。有些协同教学团队采取一种更直接的方法–在每次课堂上安排一名老师,来保持不同科目主题间的联系(Corcos, Durchslag, Morriss et al., 1997)。无论老师采用哪种方法,要给学生机会去观察教学所起的作用,帮助他们更好的理解老师的期望,以及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

你可以同你的伙伴组织辩论会

协同教学使得学生得以观察到老师间高水平的智力辩论。Anderson Speck将这种可敬的辩论称之为专家间和学院内的“专业性分歧”(1998, p. 681)。当这种辩论的目的达到后,学生们可学会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分歧。他们还能学会通过不同的侧面去面对新课程,并获得不同学科的特定知识。老师们在辩论中会采取不同的方法,学生们通过观察这些辩论可以发现不同学科的优点,并能理解以哪种方法对特定问题是最合适的。此外,跨学科辩论将鼓励学生将知识整合和协作的技能运用到其他课程及作业中。“如果你想使学生能独立的进行跨学科学习,那么你确实需要注意让学生学会什么是跨学科的方法”,安德森说。

landy建议说,“有人坐在中间,那是真正鼓励一种交火,并且在这一过程中所有参与者的意见都是平等的”。

即使不是授课老师,你一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虽然Andersonlandy强烈要求协同教学团队的所有老师参加每次授课,但往往只有一位老师负责准备某天的讲义。当你不是那位老师时,你将做什么?不授课的老师通过充当模范“学生”仍有机会帮助学生更好的理解讲义(Hammer and Giordano, 2001)。在Andersonlandy的课堂上上,不授课的老师常扮演一个“插嘴者”的角色,他们坐在当中经常对其他老师的专题报告或讲课提出评论。landy建议说,“有人坐在中间,那是真正鼓励一种交火,并且在这一过程中所有参与者的意见都是平等”。 Wentworth Davis为不授课的老师可以扮演的不同角色提供了多种不同的建议。其中有:“模范学生”(老师提出问题,或用别的方法促进讨论)、“观察员”(老师做记录或评估学生对课堂的反应)、“讨论带头人”(老师促使或领导分组讨论)、或“魔鬼代言人”(为了激发学生们的创造力,老师提出具挑衅性或挑战性的问题)(WentworthDavis 2002年,第27)

你可以使用通用的评分标准

协同教学为学生提供的优势之一是增加了他们从老师那里接受到的教学反馈的数量(Wadkins, Miller, and Wozniak, 2006)。然而,学生往往担心老师是否会采用始终如一的评分标准。就评价学生工作的程序或标准而言,冲突可能出现,但老师们常努力弥合这种分歧。landy建议,“你最好找到一些双方都认可的标准的方法。它对你想要如何评分要足够详尽”。为在分数上确保公平,一些团队设计了具体的评分准则,适合协同教学课程的需要。比如,教学中的一个合作团队制订了如下方法:“明确符合我们期望的论文,仅由一名教师阅读、反馈并评分;对于第一个阅读的老师认为不能满足期望的或属于‘边缘’的论文由两位老师阅读。最后我们一起对这部分论文做出建议,给出分数(George and Davis-Wiley, 2000, p. 77)。在这种情况下,用在打分上的额外时间和精力如同协同教学的多数方面一样,可以通过鼓励老师们增进理解评分程序背后的道理,来增强他们的教学实践能力。例如,协同评分使得Anderson对评分标准的重要性及其原因有了更明确的理解”。

你可以参加所有的员工会议

除了增加备课时间,成功的教育团队在成员之间也需要不断的开会,以此来检讨和重新确定课堂目标。对许多团队的老师来说,会议成了他们在课堂上进行对话式教学的试验场。会议不但给他们时间来筹划即将到来的课程,而且还能体现出他们迄今所取得的进展,并能从学生的反应情况和参与度衡量出他们的教学效果(George and Davis-Wiley, 2000)Andersonlandy也利用会议来考察课堂动向。Landy说,“定期的会议非常重要。因为在一个团队教学环境中,大家朝着不同的方向,你需要使大家在课堂中的方向保持一致”。

……试图去提出一些自己也没有真正答案的问题。像Anderson所说的一样,这样做很危险,但它将会把学生们带到知识的前沿,并告诉他们真正的知识是怎样产生的。

 

 

你可以提出开放性问题

参与协同授课的学生从许多不同的方面接近并学习新知识。对话式的讲课常常与许多学生和老师熟知的授课形式形成鲜明对比。因此,为了对某一问题或争论得出更多不同的答案,老师必须调整自己的教学实践。正如landy所说,提出一个开放性的问题作用很大,同时也非常难做到。然而他又建议老师们试图去提出一些自己也没有真正答案的问题。正如Anderson所指出的,这样做很危险,但它将会把学生带到知识的前沿,并告诉他们真正的知识是怎样产生的。同样为了从这种探究模式中获得益处,学生们必须放弃对问题寻找唯一正确答案的想法。在协同教学课堂上,虽然很多学生喜欢这种有多种观点和看法的问题,但是当老师对一个问题提出当前很多可能的解决办法时,一些学生仍试图从中找出最重要的关键点(McDaniels and Colarulli, 1997)。这种情况下,老师就必须努力去克服学生的这种非课堂形式的抵抗;好的起步是从开始就清楚课堂的正确形式(Helms, Alvis, Willis, 2005)

你可以让你的学生发言

协同教学对学生的学习成绩有非常积极的影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增加了学生参与的机会。多个老师在课堂上增加了师生互动的机会(Wadkins, Miller, and Wozniak, 2006)。更重要的是,协同教学环境在学生的学习的过程中扮演了一个更积极的角色。因为协同教学对同一个题目鼓励多个见解,学生更容易的感受到他们对课堂讨论做出了有价值的贡献(Anderson and Speck, 1998))Anderson 说, “在最初的几次课堂上,最好设立一个模版,同学们从问题的各个角度进行讨论”。他和landy从上课开始就一直在努力创造一个学习环境,在该环境中他们真切期望并珍视学生的贡献。

你将会感到惊奇

协同教学的部分挑战是你可能不得不从某一论题的专家或权威的位置上退后一步。老师们必须从“专家”向“专家型学习者”转变,因为在协同教学课堂上,老师和学生一起分享智力发现的过程(Wentworth and Davis 2002, p. 23)。老师们普遍认为能够从一个不同的角度看待一个问题是参加教学团队最有价值的经历。同时还可以走出自己的思维局限,学习新的方法,提高自己的研究和写作能力(Corcos, Durchslag, and Morriss, 1995, p. 235)。比如,Andersonlandy共同撰写了一篇文章,该文章是他们一起授课时受一个论题的激发所写。除了创造新的研究机会外,协同教学也可以鼓励老师锻炼自己的教学技能。Anderson说,协同教学提高你的分数,而且有时又提高的相当多。正如landy所说,协同教学给与老师以不同方式教和学的机会。它允许老师锻炼自己的教学技能,并为研究和学术活动开发新的课题。协同教学的好处也延伸到学生,通过增加师生的互动机会以及对教材多维的学习方法,提高了学习分数。最终,协同教学的好处远远超出了他所需要的时间和精力。AndersonLandy称自己是协同教学的“惯犯”,在此过程中,屡次面对挑战,并得到回报。

 

* 本文选自斯坦福大学教学中心(CTL2006时事通讯秋季刊《话说教学》第16 1 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