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9月26日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帮助学生克服学习中的抵触情绪

  • 发布日期:2013-09-21 09:37:06
  • 浏览次数:3

 

帮助学生克服学习中的抵触情绪

摘自《北大教学促进通讯》2008.06.25   海外文摘

 

摘要:学习中的抵触情绪普遍存在于学校教育中。如果不加以适当引导,有可能会影响学生整个学业甚至人生之路。本文就这种现象的原因及解决办法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与研究,提出了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相信对教育工作者和学习者本人都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为什么人们会对学习产生抵触情绪是一个令人困惑的复杂问题,而有些学生在一段时间内表现十分出色,然后似乎又突然顽固地抵制从事一些在教师看来是相当简单的操作,这就使得这个问题进一步复杂化了。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分辨出一些具有典型性的原因,也可以提出一些回应的办法来使这个问题不那么难以对付。即便你对于如何对付抵触情绪感到束手无策,了解其产生的部分原因(并意识到你自己的行为不会是这些原因中的一个),会有助于减轻当你遭遇学习阻力时或许会感到的那种令人沮丧的挫折感。

正如大多数人所意识到的那样,学习从根本上来说要涉及变化。由于变化颇具威胁,因此许多人宁愿呆在某些在外人看来似乎是完全不能令人满意的环境中,而不愿忍受由于采取行动而造成的心理上的紊乱。在生活的所有场合中,我们都可以见到这样一些人:对他们来说,学习新的行为或思想是如此的动荡不定以至于他们仍停留在某些从长远来看对他们极为有害的环境中。在婚姻中,人们会忍受持续性的心理和身体上的攻击,而不愿冒险放弃那些至少是熟悉的东西。在工作场所,死气沉沉的、压迫性的组织状况之所以会持续,就是因为人们毫不怀疑地接受传统的组织观念–也就是那种“我们这儿就是这样做的”态度。从政治上来说,高压政权害怕,若允许人们自由讨论对主流意识形态持批评态度的思想,会导致人们学会某些威胁到当权者地位的思想方法和行为方法。

作为教师,如果我们记住了学习就代表着变化,而许多人都觉得变化颇具威胁,那么我们就朝理解造成学习阻力的部分原因迈出了第一步。与以往一样,如果我们能够从我们自己作为学习者的经历中汲取有用的东西,想一想我们也曾抵制学习某些新东西的那些时候,想一想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帮助我们克服了这种不情愿,那将是很有用的。比如,当我开始写这本书时,我以40岁的年龄也开始学驾驶了。尽管我不会开车给我带来了很多不方便,我却宁愿用某些精心编造的、越来越站不住脚的复杂情况来回避这一学习行为。机械性的东西对我来说似乎一向很有威胁,而要学会控制一件在我眼中不仅是交通工具而且是复杂的死亡仪器这样一种前景,对我来说是如此骇人以致我悄悄而顽固地抵制去学它。

正如大家也许可以想象到的那样,看到我认识的几乎每个人都毫不费力地在做着这事儿并没有能减轻我的焦虑;恰恰相反,这使我更为焦虑,因为我确信,如果我试图去学,我就会作为这世界上的唯一一个完全没有能力开车的人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会使我羞愧、尴尬之至。最后,各种情况的组合鼓励了我,让我学会了这一技能。我妻子过去常常说,如果在横穿中西部的长途驾驶途中,我能够不时地接过方向盘开那么一个小时左右的车,这对她会有多么大的帮助。

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终身职位以后,我有了按照惯例的休假年,这样就有了学开车的机会。在这个休假年的几个月中,我们住在法国南部的一座小屋里,本书的大部分就是在那儿写的。这个环境为学开车提供了良好的条件。首先,我可以免去如果失败而感到尴尬的危险,因为我的朋友和同事都远在3000英里以外的大西洋彼岸。第二,我们所居住的那个地方(阿维尼翁以东2-3小时车程的农村地区)的道路十分宁静,几乎没有可能会出现真正繁忙的交通。所以我处在一种要不成功都很难的境况下。第三,对我的期望只是我能够学会舒服地操纵小汽车,并能够在宁静的乡村道路上开车,仅此而已。这样,对我要学的东西就作出了现实的、可以达到的限制。第四,我们租了一辆自动挡型号的车,这样,我以前经常在这上头摔跟斗的驾车中的主要障碍–换挡–被排除了。我要做的一切只是按一下加速器,给机器指明方向–就像我小时候玩的碰碰车一样!第五,我有一位老师(我妻子),她很清楚、很沉着,也很肯帮我。她不会拼命催我,而且把整个活动分割成小小的、渐进式的几个部分,还给我非常清楚的指点,对我做得好的事情经常予以表扬,而且随时承认当她学开车时她也会遇到和我正在经历的相同的恐惧和忧虑。

反思我自己抗拒学习的经历,以及是什么帮助我克服了这种抗拒心理,大大有助于我更好地理解我自己的学生对学习某些困难的和有威胁的东西(比如对他们自己作为教育者的经历变得持批评性反思态度)的抗拒心理,并对此保持敏感。当你遇到学生对你的教学发生抗拒时,你或许可以试着分析一下你自己抗拒学习的某些件,以此作为理解你的学生的情况的一条途径。

一.理解学习中的抵触情绪

下面是人们抗拒学习的一些主要原因。当你在你的班上遇到对学习的抵触情绪时,或某些学生出现对学习的抵触情绪时,你或许可以问问自己,在多大程度上这是由于以下这些因素中某些因素的结合而造成的。

对未知事物的恐惧。造成学习阻力的一个最大的原因或许就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学习某种新东西所需要的变化对许多在很大程度上宁愿坚守一种稳定的生活方式的人来说是十分不安定的。不变的程序、习惯性做法和熟悉的事物,作为许多人的个人、职业和政治生活中的主题,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对于某些人来说,生活本身就是对某种确定性的探求,对某种信仰体系和一整套价值观的探求–甚至是对一种十分明确的社会结构的探求–以便他们可以一生都采纳和遵守上述这一切。

从遵守这些永久真理中所得到的心理上的安慰和肯定是十分强烈的,以致它可以抵御多年来所存在的不一致、不协调和怪异的现象。当人们目睹似乎与他们的信仰和价值观相矛盾的事件时,他们似乎常常变得对这些信仰和价值观更为执著。有时似乎存在这么一条反常的心理学的定律:对某种信仰和价值观的执著程度与和这些信仰和价值观的真实性相矛盾的证据的数量成反比例关系。人类的否定能力似乎是无穷无尽的。甚至对那些能够欣然接受经常与学习密不可分的变化的学生,也有一种对未来的恐惧感,和一种对失去的确定性的惋惜之情。

一种正常的学习节奏。这种类型的抵触是暂时性的;它是“前进两步,后退一步”这个节奏的一半。但是,虽然是暂时性的,对它的感受的深刻程度并不亚于其他形式的抵触。

教师的指导缺乏明确性。如果学习中充满模糊性,如果学生们不能明确地了解对他们的期待是什么,也不明白对他们所作的努力将用什么尺度来衡量,他们或许会不信任教师,并抵制教师的指导和要求。

学生对教师的个人厌恶。由于学习是一种充满情感经历的现象,一位学生对教师的个人厌恶会变得如此之强烈以至它影响到了他们之间的一切交往。教师的个性在他们的教育行动中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出来。他们或许会不恰当地使用幽默;说一些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的话语;表现得过分随便而让某些人不快,或是表现得让人难以接近而又冒犯了另一些人;表现出对学生的偏爱和歧视;显得高傲,或是玩世不恭,或是天真,或是漠不关心–而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正在发生这样的事。

学习和教学风格上的不协调。有时,学生抵制的不是学习内容,而是教师的教学风格,和他们被要求采用的学习方式。习惯于主要通过听讲课和独立阅读来学习的学生,你突然要他参与角色扮演,很可能会令他感到困惑和害怕。那些对小组活动感到愤怒的人,那些把讨论看成是浪费时间和偏离与独立学习相关的真正重要的学习活动的人,很可能会抵制个案研究、模拟活动和辩论活动。只依赖一种教学方式的教师必须始终准备遇到一些坚定的抵制者,他们要么毫不接受相关的方法,要么被这种方法所吓倒。

学习活动表面上的不相干。如果人们被要求参与的学习活动与他们自己的兴趣和关切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或意义,他们很可能会抵制它们。

害怕当众出丑。有许多人(包括我自己)只想做那种他们知道自己能做好的事。他们只玩那些他们知道自己能赢的游戏,而且只有在私下可以做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才会去尝试某件新的、较难的事情。学生的自我形象是很脆弱的,这种脆弱性对于那些看上去很有自信和很成功的人来说,和那些生活中历经压迫的人一样,都是很典型的特征

要求达到的学习水平不恰当。一位教师很容易误解学生的学习准备水平。如果教师要求学生完成的任务提高到过于抽象或是从概念上来说过于复杂的程度,对学习的抵触情绪就可能出现。对于那些非常热衷于传播科学推理之美、文学之深刻感悟或历史之深奥理论的教师来说,很容易过高地估计学生们所达到的程度。如果对学生来说教师走得太快、太远,如果他们从不回头查看一下学生们有没有跟上他们的步伐,那么他们就要冒把学生远远抛在后面的真实存在的危险。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如果学生们被要求去完成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复杂的任务,那么,他们做出抵制性反也就不令人惊讶了。

二.克服对学习的抵触情绪

在这一节中,我会提出一些如果你遇到持续的、根深蒂固的对学习的抵触情绪时或许可考虑做出的反应。如果你有意做出尝试来创造你的教学风格的多样化,来探索学生的学习体验,来平衡挑战与支持,来把自己主要看成是一个学习的助手,那么,你的教学方法已经可以对学习上的抵触情绪作出有效的反应了。

问问自己对学习的抵触情绪是否合理。不要因为某人抗拒某个学习活动,就立即假定他是迟钝的。在诚实地回答了这样的问题之后,你断定你对这项学习的坚持并不真正站得住脚,那么你就为自己省下了许多的时间、精力和令你头疼的事。

努力理清造成抵触情绪的原因。由于抵触情绪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现象,你要迈出的非常重要的第一步是对于哪些因素的组合造成了一名学生或一组学生中的抵触情绪要有所了解。在思考如何回应之前,你对起因必须有非常清楚的了解,因为如果不这样,你会真正地陷入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寻求无关的解决办法的危险。要努力个别地找那些抵制者谈话;让班级成员完成有关课堂生活中的高点和低点的关键事件报告;阅读他们的学习日志;并定期邀请学生谈谈对他们正在经历的教育过程的批评、理解和评价。你所遇到的抵触情绪的性质和起因会影响到在你看来是合适的回应。

研究你的学生的背景和文化。弄清你的学生的背景和历史–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期望、他们的文化联系和他们所偏爱的学习风格。这会有助于你避免采用有可能强化学生的负面自我形象的方式来教学。你比较可能会避免依赖一些对他们来说全然陌生的方式方法,或避免使用一些他们会觉得令人反感的或是难以理解的材料。你能更好地向学生们展示你让他们去从事的学习活动的意义和相关性。

让学生参与教学计划。只要有可能就要让学生参与制定学习活动的总的要点、具体内容、教育方式和评价程序。这样做的可能性大小的程度根据情况而有所不同,而有些时候外部因素会已经把所有这些要素都事先规定好了。但是,如果可以这样做,让学生参与有几个好处:这会消除他们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得到了尊重和重视,而且会提高你的教学对他们来说是有意义的可能性。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减少本来可能会出现的来自学习者的抵触情绪。

定期召开形成性评价讨论会。花一点时间有意识地、明白无误地问问学生,在他们看来出现了什么问题,他们发现哪方面的教学是模糊不清的,你怎样在不知不觉间引起了抵触情绪。比如,我在开始上我的每一节课之前,都会给大家一点时间来进行开放式的检修工作,在这段时间里我会邀请学生提起争论、发出抱怨,或是提出问题。我预测要花整节课的20-25%的时间在这上面,因为我觉得这很重要。当然,有时候,没有什么话可说,那么我们就在几分钟后开始上课。但是,尽管有些学生很明显觉得这是没有什么用处的浪费时间而表现出不耐烦,从这些讨论中所获得的信息量是十分巨大的,这些信息使得我的教学更具批判性的回应。通过给予学生时间来说出他们的恐惧,表达他们的困惑,你会更有可能预测到严重的抵触情绪。

清楚地表达你的意图。尽可能清楚地表达出为什么你要求学生发展某些技能、探索某些知识领域、参与某些你设计的练习。如果你采用标准化评价形式,要把这些形式与作业要求一起发给学生,这样学生就会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们所作的努力将怎样被评价。

要证明你为什么认为学习是重要的。有些教师就其个人而言完全相信他们的活动具有内在价值,以至于他们忘却了这些是需要证明给学生看的。要随时准备用有助于学生的福祉、洞察力和生存能力的角度而不是从与你所关心的东西相关的角度来描述你认为学习能够带来的益处。

要提及以前对学习有过抵触情绪的人。在努力让学生们相信学习活动的重要性时,你总是要面对这样一个事实:你自己对学习重要性的描述会遇到一些人的怀疑。但是,比你自己的声音具有大得多的可信度的声音来自那些以前有过对学习的抵触情绪但后来逐渐理解了学习对他们的价值的学生。把那些一开始时对学某件东西持怀疑态度而后来发现做这件事情对他们的生活十分重要的以前的学生请到课堂上来,是一种减少抵触情绪的十分有效的方法。这些以前的学生说几句话比你无论做多少次的呼吁都要有效得多。

创造学生能获得成功的环境。想一想你怎样能够把学习活动分解成具体的任务和逐渐加深的组合。当你完成这事之后,努力为每个任务或是组合寻找至少一项活动或是要求,应当让即使是最顾虑重重的学生也能以最低限度的成功来完成这项要求或是活动。这项活动不必是深奥的或是你认为是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的。把你对这项活动的判断放在一边,思考一下对于那些极度恐惧的或是十分担忧的学生来说,能够体验一下某种成功而不管这种成功是多么微不足道,这是多么的重要。没有什么比感觉到自己正在成功地进步更能对学习有鼓舞和鞭策的作用了。定期地创造一些学生们要想不成功也很难的练习会慢慢地塑造他们把自己看成是高效率的学习者的自我形象。

强调积极的方面。只要有可能,就要承认学生们所做出的努力,祝贺他们的进步,强调他们的表现中好的方面。要记住,在你看来是非常微小的递增式前进对于相关的那个人来说也可能是具有巨大意义的进步。通过树立他们的自信心和在他们心中培养出一种他们正在获得进步的感觉,你就能帮助他们减少他们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一定要在你发出批评性评论之前–既包括书面的也包括口头的–首先承认他们在其他方面所作的努力。

鼓励同伴间的教与学。由于许多学生觉得,在他们眼中是一位极具专业知识和权威性的人物–教师面前表现自己是十分令人恐惧的,可以尝试创造某些机会让他们通过同伴辅导的方式更多地开展各自的学习。我们知道,同伴学习社团的相互支持对于人们能否坚持学习是至关重要的。相互支持和学习伙伴越来越被承认为是比较常见的小组学习的重要替代方式。有许多大学建立起了“搭伴制”,即让新同学与参与过某个项目一段时间的学生搭伴。那位更有经验的学生在该项目最初的比较痛苦的阶段指导比较新的那位同学,给他提供建议、材料和支持。让学生们以两人组合或三人组合的形式一起学习,建议学习者们相互评价各自的努力,让较有经验的学生教新手,都是允许学生的学习活动拥有某种对他们来说是受欢迎的私密性的方式。摆脱了他们的努力被置于老师的监控之下的紧张感,他们也许会发现他们的许多对学习的抵触情绪已消弭于无形之中。

不要推进得太快。对别人的期望不能太高,要抱现实的态度。回想一下当你是学习者的时候,你也曾似乎被困在了某个学习高原上而让你觉得你再也无法脱身。学习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包括各种起伏、节奏、学习高原以及对我们身份认同的威胁,因此教师必须做好长期打算。

注意建立互信的必要性。因为取得人们的信任是学习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一定要做到公正和诚实。查看一下你自己的教学行为,看看有没有压迫性的方面,尽管你自己抱有最良好的意图,或者你也尽力想创造一个民主化的课堂。要准备倾听对你的行为的批评意见,而不管对你来说要去听这些是多么困难。一定要避免在学生中表现出偏爱。尤为重要的是,一定要言行一致,不要做一些你无法兑现的承诺,不要去承担一些你无法做到的责任。与其由于无法兑现你的承诺或责任而毁了你的诚信度,倒不如不要做任何的承诺或是承担任何的责任。

承认学习上的抵触情绪的正常性。可以跟学生谈谈你自己以前抵制学习的情况,和你由于害怕在同伴面前出丑而躲避未知事物的时候。举一些你以前遇到过的对学习有抵触情绪的人为例,说一说这些学生有那样的感觉的原因所在。你或许会在某些人心中引起共鸣,并促使他们勇敢地在公共场合说出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不确定的感觉。

注意不要老想着改变对方。教师很容易老想着要把某人的学习抵触情绪转变成学习热情。不管你做了什么,也不管你花了多少时间来说服他们,有些人仍会顽固地抵制学习。你如果忽略其他学生的学习需要,而决心迫使一个学生去学习,从而耗尽了你的所有精力,这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有一些顽固不化的抵触者,那么我建议你就接受这种现状吧。你或许可以试试与这些抵触者达成协议,你接受他们不学习的权利,而他们同意不妨碍别人的学习。

 

==================================

 

本文摘自:《大学教师的技巧》,斯蒂芬·D·布鲁克菲尔德 著,周心红 洪宁 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0512月第一版。